2010年11月12日 星期五

我得的視網膜剝離

那天起床,眼睛前感覺有兩條髮絲,但怎麼都處理不掉。


上班中,髮絲還是依然存在,因此只好請假到虎尾大川眼科找醫生。


眼科診所的醫生說,只是髒東西,清除一下就好,也讓我帶了眼藥水回家處理。


心想,應該沒事情吧!


只是依醫生所言,若只是髒東西,為何點了眼藥水,還是還是存在呢?有點納悶。


過了中午,眼睛髒東西依然存在,這時我心裡就覺得有些問題。故就掛號台大眼科,再請假一小時過去看。由於這過程中,我在公司搬了些東西,眼睛感覺越來越看不清楚。


情況有點越來越嚴重的感覺,心裡也覺得頗為不安。


等了許久,終於看到我了。台大的鄭醫生剛看我眼睛時,也感覺沒甚麼異狀。因此就要我點散瞳劑再做進一步的檢查。


等了大約三四十分鐘後,醫生再檢查,並做了眼底的照相,結果醫生告訴我,一般照視網膜的結果,應該是有明顯的血管,但我的狀況卻一片模糊。他懷疑應該是視網膜剝離,因此在做超音波檢查。在等了許久後,醫生告知,應該是視網膜剝離,不然就是細菌感染,由於他並非視網膜這方面的醫生,所以要我轉診給台大的另一位這方面的專科醫生。


其實在這之前對視網膜的問題,我全然不知,也沒想到會這麼嚴重。告訴了老婆,全家似乎緊張了起來,四處打聽這方面的問題,結果聽說彰化基督教醫院有位很有名的醫生陳珊霓。家人幫我找門診的時間,可惜星期二並沒有陳醫生的診。只好再想辦法。後來問了秀臻,他介紹了林純如醫生,我們才決定到彰化基督教醫院找林醫生處理。


林醫生的掛號也是滿滿的,網路上看總計有84位,心想這時不知要看到幾點。老婆當我電掛後,結果卻是6號。不過心想,怎麼會掛到6號呢?醫生是否有問題?一堆不安全感又上來了。到了彰化基督教醫院,林醫生的病患確實很多,這時心裡才稍微心安。很快的就看到我了,醫生幫我做了初步的了解後,再幫我做超音坡檢查。他告訴我眼球與視網膜間很多血,也有看到一點裂痕。不敢確定是否為視網膜剝離。但依經驗應該有百分90的可能性,所以他認為需要開刀處理。


大姊由於還是比較傾向陳醫生的處理,所以原本我們是有點猶豫,到底要怎麼決定。後來,我心想還是盡早處理得好,畢竟這狀況也不宜再拖了,況且,秀臻也說他是嘉義基督教的名醫,應該是沒問題才對。所以思考了一下才決定由林醫生處理。


之後,就由護士告知開刀的注意事項以及辦理程序。並安排2010年10月28日星期四下午三點四十分開刀。


所有的狀況,似乎仍存在一些惶恐,不知後續狀況會怎樣?等了一天後,星期四大哥載我過去醫院開刀。


到了彰化基督教醫院,開刀房的人真的很多,按照順序,我們在外面等待叫號。


等了許久後,護士帶我處理開刀手續,並換衣服,量水壓等。很奇怪的當天的血壓就是特別高。可能心理有點緊張吧!休息一下再量,還是高。但最後還是送上手術房。


由護理人員推我到手術房的過程,好像很漫長,心裡很想趕快處理,又有點擔心。


到了手術房,林醫生告知了一些手術狀況,然後就開始作業了。首先,打了麻藥,只是局部的麻醉,上眼皮以及下眼皮各打一針。然後就用一塊類似海綿的板子(上頭有壓各洞)蓋上我的頭部。醫生就開始開刀了,過程有一點點感覺醫生在處理我的眼睛,眼睛錢好像就有個吸管在處理眼球與視網膜間的血,清除後,醫生告知有三個破洞,所以接下來就用雷射將這三個破洞處理好。接下來就是灌上氣體。時間大約一個多鐘頭。手術就完成了。


接下來,護士就送我到病房。由於當時一人房已經沒有了,所以就只好安排到國際病房,病房價格要6300元。心想有保險可以給付,在加上大哥要看護,所以還是住院了。


病房真的很高級,很大的房間裡,有一張很舒服的病床,還有客廳,看護床,很大的電視,書桌,還有咖啡台,逆滲透,浴室更是高級,有免治馬桶,乾淨清爽的浴室很舒服。護士也相當親切有禮。這種頂級的病房,外面還有很多寶貴的骨董或珍奇的石頭等。這是獨立於14樓的一層空間,進出還有另外一道門管制。


隔天,再去讓醫生看,看護用輪椅帶我到另一棟大樓看診,輪椅還是特別的製作的。跟一般的輪椅是不同的。主要是差在材質的不同吧!一般只是塑膠做的,而國際病房的輪椅是有看起來比較高級的布質。


醫生看了傷口都好,後續就辦理出院手續。並叮嚀我三周內不要上班,還要躺著。眼睛目前還看不到,需要等三周後氣體慢慢散去後才會看到東西。


今天,開刀也經過兩周了。現在眼睛已經慢慢可以看到東西了,只是眼球裡還有一個黑黑的圈圈。醫生說這就是氣體,當他慢慢散去後,就會消失。三個月內,醫生要我多注意,不可爬山,搭飛機,提重物等等。我想我只好慢慢休養囉!!

0 意見:

張貼留言

MOGI生活Copyright

TOP